【链得得独家】腾讯“幻核”去留成谜,其余数藏平台如何自处?

宋宋
宋宋

Jul 22

摘要: 倘若幻核真的被关闭,那势必会给数字藏品发行平台的发展带来一定的打击。而成千上万的用户及其争相持有的数字藏品也面临着被清退的风险。

7月20日晚,界面新闻报道称,有腾讯内部人士向其透露,腾讯正计划在本周裁撤“幻核”业务,并且这一消息在幻核基干(腾讯内部低级别管理人员)已经进行了传达。此消息一经发出,就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21日下午,孙宇晨在推特发文称,“TRON DAO打算收购腾讯即将关闭的数字藏品平台‘幻核’,以便我们可以继续支持并在其基础上构建APENFT平台,为所有用户提供一个顶级的平台。”此言论似乎进一步证实了上述消息的可靠性。

在此事件经过整整一天的发酵后,腾讯幻核最终向华夏时报的记者回应称,并未收到相关的裁撤通知,目前运营一切照旧,正在筹备App全新版本,和升级旧藏品体验,新藏品的发售会延后。

然而,幻核方面也并未对此消息予以否认。至于是否会被裁撤,幻核方面也并未表示该消息是“谣言”。截至发稿时,腾讯依旧没有针对此事发布官方的说明。

链得得记者登陆发现,目前幻核APP依旧正常运营,只是暂时没有藏品出售。

辉煌诞生,静默离场

顶着腾讯“亲儿子”头衔出生的幻核,在当时NFT市场热度以及腾讯资本的双重加持下,发行之初就备受瞩目。

幻核平台依托国内知名的联盟链——至信链为其提供技术支持。通过与《非人哉》、《狐妖小红娘》和《一人之下》等国内爆火的动漫IP,伊利、上汽奥迪、故宫美妆等知名品牌,以及一些博物馆和著名艺术家合作,幻核平台上的数字藏品多次创下几分钟就告罄的盛况。

幻核APP于2021年8月2日正式上线,当时被称作腾讯旗下的“NFT交易软件”。腾讯在公告中指出,“NFT数字藏品依托于区块链技术,因其数字确权性与永久保存性而受到海外市场追捧,幻核APP或将NFT发售能力广泛应用于数字艺术与收藏、IP限量周边开发等业务中。”

次日,幻核首期限量发售了300枚“有声《十三邀》数字艺术收藏品NFT”,售价18元,被一抢而空。同时,官方附上提醒称,幻核目前所售NFT均不可二手交易,不可转让赠送。

10月25日,因国内监管问题,包括腾讯幻核、阿里巴巴蚂蚁粒等在内的平台,都将NFT字样完全删除,并改为“数字藏品”。

幻核在公告指出,“平台中的数字藏品业务采用了用户全流程实名、内容全链路审查,平台不开放用户间数字资产的转移,坚决抵制虚拟货币相关活动的违法违规行为。”也就是说,用户只可持有,不可在二级市场随意买卖数字藏品。幻核内部人士称,“更名是为了让业务开展地更方便。”

11月11日,在腾讯集团23周年时,腾讯通过幻核为其员工发放了纪念版QQ企鹅形象的NFT,数量超7万枚,引发广泛关注。甚至有网友询问:我能不能买一个?

有了幻核这一出圈的案例,腾讯加大力度,在腾讯新闻和QQ音乐等产品上也开始试水数字藏品。

然而好景不长,腾讯新闻在今年接连推出三款数字藏品后,于7月被叫停。

7月13日,腾讯新闻将原有APP内的“数字藏品”板块替换为“数字订单”,其“数字藏品业务调整公告”显示,因业务模式调整转型,自2022年7月1日起,腾讯新闻将暂停数字藏品的售卖服务,用户可以在腾讯新闻APP中查看已经购买的藏品。

如今想来,这似乎成为了腾讯传出裁撤“幻核”这一消息的先兆。

除此之外,用户似乎开始不再买账。自5月下旬以来,幻核的市场一直处于急剧下滑的状态。幻核于近期推出的《枝从鸟栖》等多个数字藏品系列都出现了滞销的情况。

国内数字藏品境遇如何

目前,数字藏品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,无疑都是近两年来最大的热点。无数人趋之若鹜,希望抓住其中的机遇,狠狠的大赚一笔。

然而,由于国内监管相对严格,数字藏品平台纷纷收紧对自家平台的规定,例如,蚂蚁集团旗下的非金融交易平台鲸探就表示,如果发现用户在平台之外以构成犯罪活动的方式组织交易,将通知警方并将细节移交司法机关。

鲸探于2021年12月12日正式推出,前身为“蚂蚁链粉丝粒”。该平台允许用户之间进行NFT的“无偿转赠”,但同时也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数字藏品转售。该平台更是于今年3月30日发布公告表示,有偿转售数字藏品的账号或被永久封禁。

即便如此,目前国内还是刮起了不小的“数字藏品发行潮”,无数大大小小的企业和部门都希望登上这列快车。据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6月中旬,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超过500家,5月一周工作日平均藏品发行量超过10万件,预计2026年中国数字藏品市场规模或将超300亿人民币。

“元宇宙+藏品”是否可行

除了数字藏品火出圈外,目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另一个赛道就是元宇宙。

2021年10月,美国著名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宣布,该平台将品牌名正式更名为“Meta Platform Inc”,中文名即为“元宇宙”。今年6月9日,Facebook将其股票代码也由“FB”正式改为“META”。

在“Libra(后改名为Diem)稳定币计划”出师不利后,扎克伯格瞄准了这一新兴领域,期望带领Facebook再创辉煌。在他看来,元宇宙可能会带来价值数千亿美元的数字商业市场。

今年5月,扎克伯格称,希望能为创作者推出更多在Facebook与Instagram上盈利的方式,并将其当前的一些货币化工具扩展到更多创作者。由此可见,扎克伯格仍未放弃提供虚拟支付和金融服务的愿景。

然而在此前,Meta 曾希望未来将其加密货币项目Novi的技术运用到旗下的元宇宙项目中,但是由于该项目受到美国国会的一致反对,Meta将不得不在9月关闭Novi。

目前,Meta方面的一些元宇宙项目依旧处于测试阶段,Meta董事会称,Meta的许多实体互联网产品不太可能在10到15年内推出,而唯一可以看得见的盈利就是VR头盔。据IDC最新数据显示,2022年第一季度,全球VR头盔的出货量较去年第一季度相比增长了241.6%,Meta的Quest 2占据了VR头盔市场90%的份额,其次是字节跳动的Pico,占据4.5%的份额。

此外,Meta新任金融科技主管Stephane Kasriel本月在接受采访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,该公司不会以任何方式调整其围绕NFT的计划,同时,Meta正在探索如何利用NFT来销售创作者内容的“会员资格”和“订阅”,并且这些内容可跨平台使用。

这一点也印证了扎克伯格未来3到5年将会花费巨额资金建立“Meta元宇宙”的决心。

而在国内,比较知名的就是百度集团推出的希壤。

(图为希壤页面)

去年11月11日,百度推出一款名为“希壤”的全新社交APP,用户可以通过创建虚拟身份在虚拟世界中与好友进行互动,其玩法有点类似于Decentraland。

与Meta相同的是,希壤也具备藏品展示的功能;而不同的是,尽管希壤也使用了类似区块链的底层技术,但希壤世界里不会有虚拟货币,也不会做虚拟资产的交易。

百度副总裁马杰表示,希壤是一个负6.0版的元宇宙产品,也就是说,直到6年后,这款产品才会完善,届时才会正式上线。

结语

尽管国家对“虚拟货币”有明确的禁止条例,但针对数字藏品等虚拟资产及其衍生品监管规则的制定仍有不足。

倘若幻核真的被关闭,那势必会给数字藏品发行平台的发展带来一定的打击。而成千上万用户争相持有的数字藏品,可能仅剩独自观赏的功能。并且,这些用户和藏品也面临着被清退的风险。此外,其他的平台如何应对这件事带来的影响,也有待进一步观察。

链得得仅提供相关信息展示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
本文系作者 宋宋 授权链得得发表,并经链得得编辑,转载请注明出处、作者和本文链接

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链得得微信号(ID:ChainDD),或者下载链得得App

分享到:

相关推荐

    评论(0

    Oh! no

   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?

    分享到微信